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你永遠不會獨行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城堡门大开,莱恩和安格朗一前一后,朝着夏隆森林走去。
安格朗一步一脚印,吞世者原体此时脸上唯有沉默,安格朗回过头看了看莱恩,又看了看自己,老农举起了他的拳头,看着自己的拳头,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又放下:“我们到百合花岛去。”
“兄长在想什么?”莱恩笑着问道,他大步跟上安格朗的步伐,灰骑士原体将自己的身体慢慢地进入状态:“难道是想要先和我对练一下?”
“没兴趣。”安格朗摇头:“我只是有些事,想要在最后的时刻,交代你。”
“最后的时刻?”莱恩皱了皱眉头。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你永遠不會獨行讀書
安格朗没有回答,吞世者原体的脚步声渐渐地变快:“让我们比一比,莱恩,比谁更快抵达百合花岛,如何?”
“好!”
话音刚落,一道赤红色的幻影和一道银色的幻影一齐像是炮弹一样轰了出去,消失在了夏隆森林的深处。
远方,激起一大片飞鸟,从林间升起,淤积在树梢上的厚厚白雪仿佛终于卸下了重担,落在地面之上。
夏隆森林很安静。
半个小时之后,莱恩和安格朗到了百合花岛的湖畔。
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从空中不断地落下,四周的森林和山笼罩在云雾之中,湖面已经被冰封,就像是一面镜子,万籁俱寂之间,寒风呼呼地从林间吹过,地面上铺着一层银色的霜花。
莱恩和安格朗站在百合花岛之前,整个世界仿若进入了一个无声的领域,似乎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份宁静,安格朗将自己一对心爱的神器战斧放在了地上,然后又将黑剑插进地面,砍王坐了下来,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莱恩也坐:“你作弊了,兄弟。”
“你又没规定方法。”莱恩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灰骑士原体当然在速度上比不过安格朗,但是他会灵能传送,他先到。
看了看身上的华服,莱恩稍微思考了一下把这件衣服弄脏的话回去会不会挨苏莉亚的数落,然后自嘲地笑了笑,就这样直接坐下:“兄长?想说什么,说吧。”
“先来口雪雁伏特加!”安格朗从怀中掏出两个瓶子:“干杯,达瓦里希氏!”
“干杯!”莱恩接过玻璃瓶,感情深,一口闷,哗啦一股滚烫的热流从嘴巴一路钻进食道,灼烧的感觉一路向下,直到尾部翻滚燃烧,就如烈火烹油般刺激着感官和五脏六腑,然后是无尽的舒爽向四周伸展开去,莱恩满足地“嗷”了一声:“爽啊。”
“我喜欢冬天在夏隆森林打猎,然后就这样坐在百合花岛旁边,烤串,配伏特加,欣赏雪景,百合花岛很美,而且这里几乎无人打扰。”安格朗露出了牙齿,他的目光有些迷离:“好美啊,曾经的努凯利亚,我的母星留给我的记忆唯有赤红色的岩石、鲜血、古老而血腥的斗技场,还有那些曾经残酷的实验,我曾经想要宁静却不得,屠夫之钉让我只能够通过杀戮和毁灭以取得片刻的安宁,但很快又会被持续的愤怒和对杀戮的渴求而折磨,我越是追求安宁,就越是得不到安宁。”
“该死的灵族,该死的努凯利亚贵族,还有父亲不太得当的处理方式。”莱恩能够理解安格朗的痛苦。
安格朗成为角斗士之后过的是极度痛苦的日子,在最黑暗最疯狂的时候,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吸收了所有角斗士们的痛苦,自己一个人扛下所有。
在安格朗带领他的兄弟姐妹们起义时,他们躲进了深山,没有吃的,所有人都饿得发疯,角斗士们甚至吃石头,此时也是安格朗站了出来,他割开自己的手腕,用自己的鲜血让兄弟姐妹们喝下,让他们摆脱饥饿,他曾经发誓,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生与死都要在一起。
然而,就在最后的关头,帝皇却强行用传送能力将安格朗带走了,留下了那些无助的角斗士们面对第二天早上超出他们二十倍数量而且装备精良的贵族军队。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当荷鲁斯大叛乱后,安格朗回到他的母星,在山谷之间,唯有白骨皑皑、荒草萋萋的古战场遗迹,所有人都死了,只有安格朗活了下来。
背誓者安格朗,叛徒安格朗!
莱恩知道,帝皇当时也是某种无奈之举,首先是安格朗明确拒绝帝皇的援助,而且当时努凯利亚的贵族们已经向帝皇投降,如果帝皇向努凯利亚贵族们动手,某种程度上违背了帝皇的做事法则——要知道,即使过去了11k年,神圣泰拉上至今还有一大群当初向帝皇投降得以保全了家族和部分领地的旧军阀后裔整天在街道上飙车呢,这些人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就连至高领主议会和帝皇禁军们都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安格朗直接一瓶雪雁伏特加下肚,然后他取出了第二瓶,见莱恩看着自己,目光中有些同情,他忍不住爆笑:“哈哈哈哈!我的事我知道,犯不着你来同情我,我不需要!”
“那你需要什么,兄长?”莱恩没有喝得那么猛,原体随口说道,他在等安格朗开口。
“我们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安格朗沉默了两分钟,吞世者原体幽幽地说道:“莱恩,我的兄弟,你知道毁灭之种有多强么?”
“我等你告诉我啊。”莱恩一脸欠打的样子:“你不懂,还有谁懂?”
“在给恐虐当恶魔王子的时候,尽管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缺乏理智,但我非常清楚,我不是毁灭之种的对手。”安格朗缓缓说道:“就算是我状态最巅峰的时候,也完全不是。”
“确实,否则我们不会做如此精细的准备来迎接这位强敌了。”莱恩点头,这点毋庸置疑。
“不,你还是没懂,莱恩。”安格朗举起自己的拳头,吞世者原体将拳头展示给莱恩看:“你知道我作为升魔原体巅峰的时候有多强么?”
“……牺牲了一百多个灰骑士最终将你放逐?”莱恩调侃道:“阿米吉多顿?”
“那是我被召唤到主物质宇宙,并不是完全体的我。”安格朗摇头:“怎么说呢,莱恩,我就这么说,升魔强一半,洗白弱三分,你能理解么?无论混沌四神多么令人厌恶,但是升魔之后的原体比升魔之后强悍很多的,混沌会补齐你的短板,并针对性地强化你的长处。”
“嗯,我理解。”莱恩点头。
“就算是我作为升魔原体巅峰的时候,我也不是毁灭之种的对手。”安格朗接着说道:“而现在,莱恩,我现在变回来了,我很感激你,但我确确实实,变弱了,没有了屠夫之钉,没有了恐虐赐予的力量,现在的我比起之前的恶魔原体是弱不少的。”
“所以,对这一仗,我几乎没有任何把握。”安格朗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天空,砍王笑了笑:“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莱恩,我的兄弟,这几十年来,我很开心,我得到了我一切想要的东西,平静的农家生活,我梦寐以求的亲情,还有我可爱的小侄儿和小侄女,我真的很满足了,曾经有人说,不要将美好的事情一次性享受完毕,或许是我太奢求了。”
“兄长……”莱恩隐隐觉得有点不妙,他正打算说些什么,安格朗大手一挥,砍王的脸上逐渐狰狞起来:“如果我们真的无法打败毁灭之种,那么就剩下一个办法了,我拖住他。”
“我拖住他,你使出那招黑洞,将我和他一起毁灭。”安格朗站了起来,砍王从未如此坚决,他朝着莱恩吼道:“能做到么?!”
“兄长!”
“我问你能不能做到?!”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莱恩突然大笑不止,灰骑士原体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溅起一片雪花:“坐下,兄长,先听我说,好么?”
“……你想说什么?”安格朗看了莱恩一会儿,复而坐下,他叹了口气:“我听,我听就是了。”
“我给兄长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飞人’迈克尔-乔丹的故事。”莱恩示意安格朗做好,他轻轻地将自己前世那个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的故事讲给了安格朗听。
安格朗很快就被飞人乔丹的故事所吸引了,这位最伟大篮球运动员史诗般的篮球生涯,令安格朗感到无比向往。
“照理来说,乔丹的前三连冠和后三连冠无论是荣誉,数据还是个人表现,其实都相差无几,甚至某种程度来说,他的前三连冠比后三连冠含金量要更高,但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后三连冠要更加伟大呢?他的后三连冠证明了他最至高无上的地位呢?”莱恩笑道。
“…………”安格朗沉默不语,但是一脸神往。
“当乔丹95年第一次复出的时候,他的个人能力依然还是非常强大的,但是已经不再无解了。”莱恩认真地说道:“他无敌的突破没有了,他不再能够随意一步过人,他失去了自己原本无解的超级爆发力,速度也下降了,尽管依然很快,但不再独一档次,在96年的总决赛上,他就遇到了麻烦,场均27分,比起93年时的场均41分差了一个档次。”
“等到97、98年,乔丹别说速度和爆发力了,他的弹跳和力量、灵活性还有空中动作的能力也下滑了,还有体力和精力,这位无敌的篮球之神正在面临全面的衰退,同时,从96-98年,他的队友们已经越来越拉胯,大虫完全渣化,二当家皮蓬也从之前超级巨星退化成了一个全明星甚至是普通首发级别的球员。”
“二当家还因为很低薪水待遇的原因和球队闹得非常不愉快,同时过多的荣誉已经让他的注意力不在球场上,还能认真在场上打球已经是给老大哥面子和看在多年的情谊上了,球队里面的队友也是,他们不是想着接下来的超级大合同,就是已经懈怠想混混就完,还有就是有心无力,老化严重的老将,而他们的对手,却正处于最饥饿最饥渴的状态,前一年的失败给了他们无与伦比的动力,他们发誓必将复仇。”
“那怎么办?”安格朗也被这种困境所震惊。
纵使衰退、纵使不再无敌、纵使已经疲惫不堪,但我依然是王!最高傲最不可战胜的王!
“能力下滑了,速度降低了,身体逐渐衰退了,这是凡人所无法改变的,但我们要学会去适应它们,学会去利用它们。”莱恩微笑着说道:“尽管最后两年的乔丹在身体上已经大幅度下滑,但是技术和技巧正处于最巅峰,假动作更精准,运球更顺畅,他很清楚自己的弱点,因此他将自己的技术和经验打磨形成了一个新的自己,开发出了美如画背身后仰跳投,无比丰富的经验让他能够应对任何情况,技巧的多样性让他可以战胜任何敌人。”
“而更重要的是,他依然有一颗好胜的心,他永不满足,永不懈怠,永远渴望更多。”莱恩比了一个“六”的手势:“在伤病满营,在所有人都已经疲倦和懈怠,在军心不稳的情况下,是他一次又一次,拖着衰退的身体和疲惫的精神,以坚强的意志站了出来,这才有了那‘最后一舞’结束了比赛,为他无比辉煌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安格朗若有所思,砍王只觉得,一股热血被从胸口点燃。
“兄长,我知道,你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如你升魔时期那么强大,但你依然是你,你一万年来的技巧、经验不会消失,而更重要的是,你已经找到了战斗的目标,无论是为我、为苏莉亚、为红鱼村的诸位,还是为了德文希尔他们,你都有目标了,而更重要的是……”莱恩接着说道:“你拥有自由。”
“自由。”安格朗复述了一遍:“自由?”
“选择留下来,选择当一个老农,选择帮我带带德文希尔,选择复出,选择面对毁灭之种,这都是你自己做出的决定。”莱恩摊开双手,他笑了:“相比起大远征时代和升魔时代的你,你一无所有,你没有你的那群嗜血亲卫队,你没有你为数十五万的吞世者战士们,你没有那些恶魔走狗还有卡恩那个神经病子嗣,你只有你的小小农庄,但你拥有了自由。”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兄长,你有我、苏莉亚和德文希尔,有远在露丝契亚的福根,有不知道到哪里去的鲁斯,有基里曼圣吉列斯庄森,也有那些并肩作战的凡人们,兄长,你不是一个人,尝试着去相信他们,去依靠他们,尝试着去证明自己,向所有人证明你依然是那个令人畏惧的安格朗,证明你的荣耀和强大吧!”
安格朗闭上了眼睛,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胸中的郁结已经化开了。
是啊,我是自由的,我就是我,我就是安格朗,我不是谁的奴隶,我不是谁的走狗,我就是我,纵使我的实力不如以前,毁灭之种也休想击败我!
安格朗站了起来,他放声大笑,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长啸不止,冬日雪森在原体的声音中摇曳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谢你,兄弟。”安格朗舒服了,砍王伸手将莱恩从地上拉起,突然反问道:“那你呢?兄弟?你好意思说我?你从头到尾,不也是被父亲安排得明明白白,你这么说我,难道你自己就没点目标?你到底是在为何而战?”
莱恩一愣,灰骑士原体被安格朗这样一说突然有些心神摇曳,他回想起了马卡多最后的话。
“去寻找答案吧,我的孩子!”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幻境。
黑暗降临,群狼环伺,希望已死。
在四分五裂,血流成河的帝国疆土中,马卡多奉帝皇之命,带着十二位天选之人穿越层层封锁和火线,来到了皇座之前,承钧帝命,荣耀吾族,守卫一切。
莱恩的灵能金银交杂,剧烈地波动了起来,半神之光撕裂了现实和亚空间的间隙,原体感觉到了某些全新的力量和知识正在涌入自己的脑内。
“用意志和灵能撕裂亚空间和现实的薄膜,将自己的心像世界倒映在现实世界中。”马卡多遗留下来的智慧在莱恩的耳边低语着:“让你的意志压过亚空间的风暴,让你的力量使得世界屈服,当那一刻,你的眼前会出现全新的风景。”
全新的风景?
莱恩眯起了眼睛,灰骑士原体感受着新的感悟,他已经触摸到了“里侧”的世界了。
“我们都会活下来的,都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